首頁

爸爸們的女性主義萌芽

點擊:0時間:2020-08-14 03:37:03

宋涵

丹麥一所大學公布了一項跟蹤研究:男老板在有了女兒以后,會改變他們對待女性員工的態度,更容易給女員工加薪。

看到這個研究,我是相信的,同時想起了我的爸爸——有一天,酒過三巡,他和另一個大叔在飯桌上爭論起來:女人是否要努力擁有自己的獨立事業。

有兩個兒子的大叔說:“外面的世界,是男人的世界,女人的職責就是收拾家、帶孩子。像我的老婆,現在每天帶孫子,不知道有多充實?!崩习植煌猓骸叭绻抑挥袃鹤?,我也會說,女的嘛,好好照顧家庭就行了;但有了女兒,我一定要說,女人必須得實現經濟獨立,這是一切話語權和幸福的基礎?!?/p>

我在旁邊偷偷聽著,心想:光聽最后那句話,我老爸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女性主義者呢。其實呢,還不至于上升到這樣的高度,我的爸爸就是一個普通的男人。一個普通的男人,在一個男權社會里,見到的女人都是圍繞老公和孩子而活,那么他一定會像那個大叔一樣,認為女人依附于男人生存,是和“太陽每天從東方升起”一樣不需討論的真理。直到有一天,一件事情發生了,讓那個堅如磐石的“真理”裂開了一道縫——他有了一個女兒。

他有了一個女兒,那是一個小小的有趣的生命,會哭會笑,會乖也會搗蛋,會好奇,會問很多問題,寫作文時也會一本正經地描述“我的夢想”。她和一個小男孩并沒有什么區別啊。隨著她漸漸長大,他開始有點恐慌:這個小精靈,將來真的會成為另一個男人所期盼和要求的賢妻良母嗎?

他的恐慌不是庸人自擾,因為他太了解男人了,他自己就是這樣的男人。一個男人,可能會理直氣壯地要求妻子犧牲自我、成為他背后的女人,卻很難容忍心愛的女兒被人如此對待。假愛與真愛,一目了然。

在女兒面前,他第一次發現“賢妻良母”這個角色不太對勁。以前,他是多么理所當然地認為,一切女人的使命就是成為男人所希望的那種女人啊。否則,她還有存在的必要嗎?可現在,不對了。他看著她長大,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個奇跡,她明顯并不需要依靠男人才能體現價值,更不需要聽男人那些愚蠢的指令。

王朔曾為女兒寫:“你還是嬰兒的時候,只要一笑,就像太陽出來,屋里也為之一亮?!痹诎职盅劾?,女兒是沒有性別的,他只看到一個美妙的生命——而這,正是女性主義的真諦:每個人,首先是一個獨立自主的生命,其次,他(她)才是男人或女人,這個先后次序不能顛倒。在這個基礎上,幾乎所有的“因為你是女人,所以你必須且不能……”的行為準則,都是經不住推敲的。

在微博上,爸爸們會時不時轉發他們女兒的微博與照片,疼愛和欣賞之情溢出網頁。在這些照片里的,是女兒們讓他們驕傲的時刻:拿到了知名學府的畢業證書、穿著優雅的小禮服參加朋友們的派對、因特殊才華或事業成就而獲得某項嘉獎……然而,沒有一個爸爸會以女兒給丈夫做了一頓豐盛無比的晚餐而驕傲。不是說服侍老公有啥不對和不好,而是對于參與了生命成長的爸爸來說,他們懷著樸素的愿望:這個生命能發揮她最大的潛能,能自由而美好地活著,勝過一切。

一個父親在TED演講里反省自己的教育方式。他發現,他對兒子和女兒的要求完全不一樣,他不允許兒子哭泣,希望他陽剛冷酷,像個“做大事”的人;對女兒卻是隨時容忍她的撒嬌。他一直不覺得有什么問題,直到有一天,他問兒子和其他幾個男孩:“如果你們被人說像個姑娘一樣,你們會怎么想?”男孩們都回答:“會覺得特別羞恥,還不如不活了”。他大吃一驚,質問自己:“如果一個男孩認為像女孩那樣活著是羞恥,那么我們該如何面對和教育我們的女兒?”

這個父親意識到了,假如所有的兒子都是那個“做大事”的人,那么他的女兒將會終生被囚禁在瑣碎的小事里,還被男人瞧不起。他必須要允許兒子柔軟,正如也要鼓勵女兒堅強?!八焙汀八睉摶ハ嘈蕾p與幫助,共同承擔所有的大事與小事。

每一個女孩的誕生,都給了一個男人重新審視性別平等的機會。我的爸爸是一個普通男人,也曾經非常大男子主義,但在有了我之后,他知道他無法庇護我一生,于是希望我能有一技之長,能獨立思考,不信那些性別偏見的邪。如果他是一個企業老板,看到那些女員工以自己的勞動與智慧換取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籌碼,大概也會像文章開頭那個研究顯示的一樣,愿意給她們更公平的薪酬,而不是對她們說:女人搞好家庭就可以了。畢竟他也希望,這個社會能以更公平的方式對待我。

這就是爸爸們的女性主義萌芽,從愛一個女兒開始;從希望她更少受到性別的偏見和束縛開始;從祝福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、走自己想走的路開始。

解敏摘自《只有時間不會撒謊》

(生活·讀書·新知三聯書店)

標簽: 女孩 家庭 文章
相關新聞
最新新聞
關閉
百度 好搜 搜狗

警告: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,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!收藏本站: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