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剛剛好

點擊:0時間:2021-05-19 13:47:01

張金剛

時間,不早不晚;腳步,不疾不徐;氣溫,不冷不熱;關系,不遠不近;境遇,不好不壞……一切恰到好處、契合心意、感覺舒服,這便是“剛剛好”,一種令人向往的生活姿態,一種養性的心靈體驗,一種精妙的處世哲學。

搭乘公交,最為欣喜之事莫過于人剛到站臺,那路車便緩緩靠站。從容上車,還有座位;關門、出站,令在烈日寒風中久等的人一臉羨慕,令在車后奔跑招手的人滿懷悵然。夜班歸家更是,剛好末班車還未發出,且寥寥數人;滿身疲憊自會在坐定于空蕩車廂內的那刻消釋幾分;從一日勞碌到瞬間釋然,那感覺甚是舒爽。

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街景,正在孤寂思鄉之時,恰恰尋得僻靜小街有家故鄉風味小吃店,不由一喜。推門挑簾,老板娘濃郁的鄉音迎面撲來,恰好撓中心頭最癢的部位。一碗香菜餛飩,不涼不燙、不咸不淡;兩個驢肉火燒,不軟不硬、不肥不瘦;再佐以特制的小咸菜、腌辣椒,味道正對;吃罷,抹嘴,拍肚,七分飽,剛剛好;一時恍若身在家鄉小城小巷般熨貼。

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且最宜美在剛剛好。身材,不高不矮;身形,不胖不瘦;膚色,不白不黑;體態,不俗不媚;天生麗質,后天造就,絕對的顏值擔當,自會引得無數傾慕追逐者。先秦宋玉《登徒子好色賦》中描繪的“東家之子”,“增之一分則太長,減之一分則太短;著粉則太白,施朱則太赤”,那便自是美得恰到好處。如若,再有淑良賢德的品行,一定的雅好才學,自是內外兼修、才貌雙全,剛剛好。

中藥本草,深諳“剛剛好”的火候之道。同一種藥材,不同的時節、時辰采摘,藥效大為不同;采藥人,要爭分奪秒,在最好的時間,收獲一瞬最好的成熟,等待一時絕妙的蛻變。這其間的“剛剛好”頗為神奇。不同的藥材,地域不同,脾性、功效亦不同;制藥人,卻可因藥理促其相遇,單行、相須、相使、相畏、相殺、相惡、相反,“七情”配伍,君臣佐使,濟世救人。這其間的“剛剛好”堪稱玄妙。中藥煎熬,藥到病除,功道自在“剛剛好”。

四時之景,在于把握。春踏青,最喜暖陽如綿之時,地酥、風柔,花待放未放,柳待榮未榮,“草色遙看近卻無”,極具朦朧之趣。夏聽雨,最喜午后閑暇之時,臥床初醒,天已由晴到雨,雨打芭蕉,節奏明快;少時雨停,驚現彩虹,出門狂奔。秋賞葉,最喜驟涼霜打之時,青翠群山更換炫目彩裳,吉祥紅、富貴黃、典雅紫,深秋華彩謝幕。冬玩雪,最喜雪花飄舞之時,走入潔白,迎雪、捧雪、踏雪;躲在溫室,品茶、小酌、賞雪,好生暢快。剛剛好的時節,親近、靜享剛剛好的自然,當是最美的詩意生活。

人生難得一知己?;蚴莾簳r玩伴、多年同窗,或是親密戰友、患難伙伴,相同的志趣愛好、境遇追求,自會走到一起、相伴一程。知己,多了,略顯紛擾;少了,稍顯孤寂;三五好友足矣,平時各忙各的,無事偶爾相聚,有事招之即來;多少,遠近,親疏,剛剛好。人生最美的風景,當是在對的時候遇到對的人;相知相攜相守,不知不覺牽手到白頭。如若愛到盡頭,也當好聚好散,緣分、距離到此剛剛好,雖背對淚迷離,卻可以慢慢忘掉,互不傷害,互道珍重。

或許要問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“剛剛好”,談何容易?其實,“剛剛好”就是一種心態?!俺K家欢?,不念八九”,那便會“如意”相隨。

村上春樹說得好:“要是大走桃花運的話,只怕人生就要攪成一團亂麻;腿太長的話,只會顯得飛機上的座位更狹窄;歌唱得好的話,就怕在卡拉OK里唱得太多,喉嚨里長出息肉來;一不小心成了天才的話,又得擔心有朝一日會不會才思枯竭……這么一想,就覺得眼下這個自己不也很完美嘛?!奔毾?,現在的自己,當是“剛剛好”的自己;順也罷、逆也罷,好也罷、壞也罷,比上不足、比下有余,盡力隨緣、勿需苛責,一切皆是人生好時節。

此時,坐在溫暖舒適的窗前,聽著薛之謙的《剛剛好》,品味生活中的“剛剛好”,時光悄然,歲月靜好,一切正是剛剛好……

(編輯 王玉晶/圖 錦躍)

標簽: 生活 完美 彩虹
相關新聞
最新新聞
關閉
百度 好搜 搜狗

警告: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,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!收藏本站: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